美国大选2020:交际媒体真的对美国共和党有私见吗?

  • 詹姆斯•克莱顿(James Clayton)
  • 北美科技记者
twitter

图像出处, Getty Images

对于Facebook、谷歌和Twitter来说,本周三又是压力重重的一天。 这三家公司的首席实行官将担当美国参议员的质询,关于交际媒体公司是否滥用权利。

而对于美国共和党人来说,这是他们不停在等候的时机。

两周前,Twitter制止人们公布《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一项重要調察。该公司未能讲明这一活动的原因,反而放弃用来为其举措辩护的规矩,公司随后致歉。

对很多共和党人来说,这是最后一根稻草——无可反驳的证据证明,交际媒体对守旧派存在私见。

共和党人责怪,硅谷本质上崇尚自由主义,是糟糕的仲裁者,无法决定自己的平台能担当什么。

美国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等共和党人以为,假如这事发生在总统特朗普身上,Twitter的做法会有所差别。

.

图像出处, Reuters/EPA

图像加注文字,

对于Facebook、谷歌和Twitter来说,本周三又是压力重重的一天。

控告是什么

守旧派通常用私见一词,来责怪他们所以为的不公正行为。他们以为的详细证据就是,自己的帖子被过分检察或压抑。

首先,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是保密运作的。他们不会分享全部数据,也不会透露算法怎样工作。

因此,当共和党人叫苦不迭,依据每每是“据谁谁说”这样的耳食之闻。

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帮我们明白背后的更大趋势。 比方,共和党人指出,Twitter“隐蔽”了特朗普总统的一条帖子,说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抗议期间,“当掳掠开始时,枪击也启动了”。但Twitter并没有隐蔽来自伊朗阿亚图拉号令在以色列进行武装反抗的帖子。

很多右翼人士以为,这说明Twitter使用双重尺度。

这样的例子在7月国会听证会上重复出现,谷歌、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的老板们在听证会上被重复查问。

美国共和党国会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说:“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大型科技公司想要拉拢守旧派。” 这遭到大老板们否定。

但可以肯定的是,有几家公司近来接纳了更实际的方法。

在此過逞中,他们正在积极解决报纸编辑天天要面对的问题:什么应该出书,什么不应出书?

twitter

图像出处,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推特老板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将于本周三听证。

美国民众怎么想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8月一项調察表现,90%的共和党人以为,交际媒体网站会检察政治看法。约莫59%的民主党人也持同样看法。

共和党品评交际媒体的算法把守旧主义的内容往下推。但Facebook的数据并没有证明这一点。

CrowdTangle (Facebook旗下的公共洞察工具)的数据将Facebook上天天最受欢迎的帖子整理在一起。无论哪一天,最受欢迎的十大政治帖子都被丹·邦吉诺(Dan Bongino)!和本·夏皮罗(Ben Shapiro)等右倾评述员占据,其次是福克斯新消息和特朗普总统的帖子。

特朗普的Facebook页面有3200万粉丝,大概是他在11月大选中的民主党敌手拜登拥有的粉丝数目的10倍。

假如控告是关于Facebook压抑右翼内容,那么实际上,Facebook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好。

右翼内容真的比左翼内容更受欢迎吗?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我以为把它看作是右翼对左翼的私见是不对的,”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媒体研究传授Siva Vaidhyanathan说。

“私见存在于那些能引发猛烈情绪的内容。” 他说,尽管“一些相当极度的右翼”帖子在美国交际媒体上广泛流传,但其受欢迎程度并不能证实这些平台存在布局性私见。

“在墨西哥,你大概会看到完全差别的推贴安排。”他增补道。

不外,假如看看什么帖子被压抑了,就会明白为什么有更多右翼人士大概比左翼人士会由于被适度地压抑而困扰。比方,大概没有民主党人声称邮政投票受到操纵,而特朗普总统和很多共和党人总会这样表现。

Facebook有一项政策,将有关选民敲诈的声明贴上标签。它辩称,正试图解决大概腐蚀人们对美国推举制度信心的虚伪信息问题。

来看另一个问题: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Facebook

图像出处, DREW ANGERER

图像加注文字,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因拒绝删除特朗普的一些帖子而受到品评。

Facebook首席实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公开表现他支持这项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的Facebook页面有74万多名粉丝。

然而,另一个名为“蓝丝的命也是命”(Blue Lives Matter)的Facebook页面拥有近230万粉丝。该页面旨在支持警员,阻挡“反警暴”的说法。

该组织因盗用“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名字缩写BLM而受到品评,并被控告带有种族鄙视,但该组织的首创人克里斯托弗·伯格(Christopher Berg)对此予以否定。

扎克伯格以为,Facebook对守旧声音存在私见。思量到这个页面如此受欢迎,这个看法准确吗?

“我不会去看粉丝数目和影响力。我会关注幕后的事,个人的影响力……好比废弃页面,”他说。 他的意思是Facebook判断某页面违背规矩,并制止该页面从广告和订阅中赢利。

扎克伯格以为,这种私见不易察觉,而右翼的页面更轻易受到影响。 但他的猜疑很难得到证明。Facebook没有宣布已经接纳举措的页面列表。

Trump

图像出处,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美国总统威胁,要取消对交际媒体的一些法律葆护。

推特的处境

Twitter与Facebook大相径庭。只有一小部分用户会定期公布内容。

皮尤研究中心上周的一项研究发现,70%使用推特的美国成年人是民主党人。这令推特看起来是个越发自由的地方,但同样,很难证实它对守旧派有私见。

Twitter的确对特朗普的推文接纳的举措多于针对拜登的推文。比方,屏蔽了特朗普的一条表示流感比新冠病毒更危险的帖子。

但与此同时,研究表明,特朗普更有大概围绕新冠病毒散布虚伪信息。康奈尔大学的一位传授以为,总统是流传新冠病毒虚伪信息的最大驱动。以是,Twitter的版主们不成比例地打击他,也就屡见不鲜了。

海外社交媒体平台成为中国外宣的重点

图像出处, Getty Images

交际媒体的逆境

这就是为何交际媒体公司不肯意调整平台。一旦开始决定什么可以出书,什么不可以出书,就要开始打政治牌了。

实际上,一些共和党人将任何情势的调解行为都视为对言论自由的打击。

特朗普总统本年3月签订的一项行政下令称:“我们不能容许数目有限的网络平台挑选美国人可以在互联网上访问和流传的言论。”

换句话说,任何仲裁的决定可以被视为哲学上的反守旧主义。

特朗普还表现,他将删除《通讯规定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中第230条。这令交际媒体公司不必为人们公布的工具负责。但大概会打击交际媒体行业。

随着大型科技公司接纳越发干预的方法,无论是阻挡极右翼诡计论“匿名者Q”(QAnon)、愤恨言论还是其他被禁止的活动,布满私见的控告将接踵而来。

就像那些有关私见的断言很难被证明一样,这些控告也很难反驳。这就是交际媒体公司如今的处境。

交际媒体公司固然否定自己的行为带有私见。但大多数美国人不相信。